当前位置 :
爱情长线投资
更新时间:2023-01-31 17:44:19

1

爱情长线投资

安若从出租车下来,站在证券公司的楼下,诚惶诚恐地捂住手提袋,像一只受惊吓的兔子。

接待安若的客户经理,高高的个子,大概有1米8,微胖,有傻傻的笑容,胸卡上的名字写着张竞生。安若一直紧绷的神经在他傻傻的神情中忽然松弛下来,像从危机四伏的热带丛林切换到夏威夷暖洋洋的阳光下。她想起最爱看的动画片《麦兜的故事》,里面那只单纯乐观、笑得傻里傻气的猪,和竞生还真像。

手提包拉开了拉链,安若慌乱地从里面拿出两叠厚厚的现金,一共2万,是自己毕业2年多以来的积蓄。她把钱一起推到竞生面前,说:我想买基金。

齐刷刷的几只眼睛一起盯向她,安若觉得自己的脸升温得快发高烧了,她知道一定是哪里出了错。竞生帮她把钱重新收回包包,说:是这样的,小姐,你只需要把身份证给我就行了,然后这些钱你先存到银行卡里,再从银行卡转入我们给你开的证券资金卡里。

看她有点不知所措,竞生陪着她在大街上找银行,帮她存好钱,然后回到证券公司,把手续办好。一切慌乱过去后,安若得到了一个平生以来第一次拥有的基金账户,并认识了一个笑起来傻得像麦兜的男子。

出了证券公司,安若打美美的手机,一边骂一边说自己今天的尴尬遭遇。美美说我哪知道,我的基金账号都是男朋友办的,连钱也是他掏的。这话说得安若一阵心酸,美美的男友是房产公司的副总,有点钱、有点情调,把美美伺奉得像公主一般,虽说他有点老,还拖着婚姻的尾巴,但美美好歹也比自己孤家寡人闲晃着甜蜜。

晚上洗了澡,敷了一张玉兰油的美白面膜,安若把证券公司的资金卡从钱包里拿出来,颠来倒去地看,眼前慢慢浮现出竞生那张微胖的笑脸。他陪她去银行时,先安顿她找了个靠空调的位置坐下,然后自己去排队。这是她第一次在银行里安安稳稳地坐着,享受那种被人照顾的舒适。

不知为什么,竞生平白给她一种家常和稳妥的感觉,像寒冷冬天的一床厚棉被,或是壁炉里烧得微红的火,暖融融的。

2

竞生开始打电话约她,都是周末,在她不忙又有点寂寞的时候。他约她看电影、吃饭,安若打了淡淡的粉,刷了腮红,穿上裙子,精致地去赴约。在南京,像他们这样城市的新移民,通常都有点寂寞。这点寂寞,可能用来谈爱情不够,但用来约会,已经足够。

一开始,安若真是这样想的,寂寞,是竞生和她彼此靠近的理由。

直到那一天。

安若再一次抱怨自己头发油腻,不得不加班到贼死还得天天洗头。竞生微笑着,从包里掏出一堆洗发水,飘柔、海飞丝、沙宣、姿生堂、力士,都是控油型的小瓶装。竞生说,他特意问了女同事哪个牌子效果好,她们给的建议都不一致,他索性全买了。

那些花花绿绿的瓶瓶罐罐,温柔地灼伤了安若的眼,她的眼睛慢慢变得湿润,心底柔和而安详。这个男人的好,就是这种柔和而安详的感觉,像一线细长的流水,缓慢地、一点一点地渗进安若的心。

深夜里,安若听着收音机,午夜节目“今晚我是你的DJ”。在这个陌生的城市,DJ是很多人寂静夜晚最贴心的安慰。她听到有人点了歌,是王力宏的《大城小爱》:终于找到所有流浪的终点,你的微笑就输了疲倦。脑袋里都是你,心里都是你,小小的爱在那城里好甜蜜。

她发了消息叫竞生听,她觉得这首歌就是为她和竞生写的,大大的城市,小小的爱,那种相依相偎的感觉很甜蜜。

美美约安若打高尔夫。美美说。男朋友的会员卡,一张十几万元呢,不打白不打。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地,安若爱死了这满眼的苍翠。安若知道,要不是美美,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进这个高尔夫乡村俱乐部。

听说她新交了男朋友,美美问:他有房子吗,有车子吗,财务状况怎样?然后她听到了否定的答案,开始嗤之以鼻。这种不屑深深刺伤了安若,安若真的不在乎竞生是证券公司的小职员,也不在乎那该死的房和车,她在意的,是别人对自己爱情的轻视。女孩子谈恋爱,都带点小虚荣,想在亲朋好友面前张扬自己的幸福,而竞生,他有让她张扬的筹码吗?

安若倒没什么,竞生有点着急。一方面,他为安若的投资没有收益觉得有点愧歉;另一方面,股市的低迷让他周围的同事有了跳槽的打算,他也困惑得不知何去何从。

3

转眼到了2005年秋天,大街上法国梧桐的叶子开始变成金灿灿的黄色,安若和竞生搬到了一起。那天,连续下了几天的暴雨后,安若忘了带伞,他们共撑一把伞走在积水的街道上,风很大,吹得那把伞摇摇欲坠。

在门口,安若看着竞生转身道别,后背湿漉漉的,一大片。安若这才惊觉,他把伞全都倾斜到了自己的这一边。安若的眼睛温热,他要走的那一瞬,安若把头歪靠在他的后背,温柔地抱住了他。那一晚,竞生留了下来。几天以后,安若从自己的小窝搬到了竞生的小窝,和他开始烟火缭绕的世俗生活。

竞生给她做饭,洗衣服,什么都舍不得让她动手。安若开始慢慢忘记自己在美美面前的那些小虚荣,还有对竞生是小职员的不甘。懒洋洋的午后,安若躺在阳台的躺椅里晒太阳,心想,能这样和自己所爱的人慢慢变老,也很不错。

这样的安稳没有持续多久。年底时,安若的公司倒闭,她失去了工作。2005年股市持续低迷,上证综指下跌8。84%,有些基金赚了钱,有些基金亏了。安若买的基金,依然没有给她带来盈利,又亏了。安若想自己怎么那么倒霉,所有不好的事情都让自己赶上了。

回到和竞生的小窝,安若非常想让竞生抱抱自己,希望他对自己说:没关系的,我们结婚吧,我来养活你。可是,竞生只是淡淡地说:那就要赶紧找份工作了。

安若的心就在那句话里跌到了谷底,失望、不甘,最后是漠然。她觉得,原来自己在竞生心中,就是这样微不足道的分量,轻得他不肯给一个养自己的承诺。其实她要的,只是一句话而已,又没有真的要他来养。只是,她连这句轻飘飘的话,也要不到。

几个星期后,安若接到猎头公司的电话,是一家英国公司,招主管,总体来说薪水和福利还算不错。唯一让安若犹豫的是,这是外派的职位,要去广州工作。

安若到证券公司等竞生下班,望着这栋熟悉的高楼,想起2年前,自己抱着一堆钱慌乱无措地买基金的样子。世事难料,现在的她已经是那个像麦兜一样的男子的女朋友。

只是,不知道还能是多久。

安若走的那天,没有让竞生送,她坐的是夜班飞机。在幽暗的机舱里,安若掏出那张资金卡,慢慢看着,觉得有什么湿湿的东西开始滑过脸庞。她的基金,一直在亏钱,她曾想过在离开之前全部赎回,然后把账号销户,可最后还是没有。不是她想做长线,也不是像有些基民那样对中国股市长期发展有信心,她只是,真的舍不得,那些和竞生在一起的岁月。

4

到广州后,安若换了手机号码,她想彻底切断和竞生的联系。这个城市的冬天,比南京温暖多了,只是满街的粵语让她听得很费劲。

整个2006年,安若像做股票短线一样,开始频繁地换男朋友。一共3个,一个是同事,一个是客户,一个是她上粤语培训班的老师。她的职位也和她的语言一样,进步得很快,到年底时,她艰辛地爬上了经理的位置。

和竞生的长线爱情,她又得到了什么?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合则来不合则去。她现在的爱情,越来越像那只叫麦兜的小猪,资质平平却有很多梦想,总是希望、失望、再希望、再失望。

她开始为那天在酒吧竞生的没有挽留而释然,他怕误了她,或许,他根本就不想承担她的人生。独处的夜里,她反复听着那首《大城小爱》,和竞生的过往,好像已经很遥远了。安若常常想,要是当时竞生开口挽留,她会不会留下?

2007年4月的时候,安若随老总到一家日本公司谈业务。午宴上,对方的翻译说,他2004年开始买了2万元基金,到现在投资回报率已经到了250%。安若仔细听了,他和自己买的是同一只基金。安若已经很久不关注股市了。2006年的大牛市她知道,这一年上证综指疯涨128。7%,但她没有看自己的基金账户。所有和竞生有关的东西,成了她心口的一道伤,轻易不能碰及。

安若在办公室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定了定神,才打开一年多没有碰过的账户。里面显示基金总资产已经到了6。4万,超过了翻译告诉她的回报率。她仔细打开交易明细,发觉从她离开南京后,她的账上有两笔买入的交易,买入的金额正好分別是她在2004年和2005年亏掉的钱。

只有竞生才知道她基金账户的密码,那是他们两人的生日。安若的心口一阵发疼,这个男人,在她走后,还默默地为她理财。

电梯坏了,安若下楼梯的时候,想起竞生,一阵恍惚,突然一股剧痛,她崴了脚。

脚面肿得很高,好不容易挪到医院看骨科,医生拍了片子:未见异常。安若拿了医生开的一堆消炎药,看着周围一个个有人陪伴的女孩,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这一刻,她最想听到的是竞生的声音。那些新交的男朋友,他们的名字,她发觉自己一个都想不起来。那些短线爱情,从来无法在她的心中生根发芽,轻得像一阵风。

电话通了。一听是她的声音,竞生没有理会她的哭腔,一连串地追问她的一切联系方式:手机、固定电话、电邮,甚至是她妈妈家的电话号码。竞生说,她走后,他才发觉自己除了她的手机号码,没有其他联系方式。他本想等自己工作好一点,就把她找回来,没想到她换了手机,他再也找不着她了。他只好等着,别人都跳槽的时候,他不敢换工作、不敢换手机,甚至不敢换住所。还好,领导看中他的稳定性,他被升任区域市场高级经理。

哭着哭着,安若忽然笑了。一个连她妈妈家的电话也要记下来的男人,是真的在乎她。银行的朋友曾告诉她,买基金真正赚到2倍以上钱的人并不多,一般都是升了几个点,赚点钱就跑了。基金就像她和竞生的爱情,需要给对方一点时间,需要一点耐心,需要长期持有信心。

安若买的基金,由于坚持持有而得到了很高的回报;而竞生的坚持,终于迎来了他们爱情的春暖花开。

原来爱情和投资一样,做短线不如做长线。

名姓看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幻觉
名姓看(mingxingkan.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名姓看 mingxingka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05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