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多少柔情多少泪
更新时间:2023-01-31 01:59:07

题记:在黑暗里蝺蝺独行,嘤嘤哭泣,哀怨那赋予它蚀骨美丽的女子,如此凄凉、如此妖娆,苦寻着黑夜里属于她的曼陀罗花。

多少柔情多少泪

在许多人心里始终认为在夜总会上班的小姐是同旧时的戏子一样地位是卑微的,她们每天在不同的客人面前讲着相同的话,用虚假的笑容来换取微薄的收入,可又有谁了解那虚假的笑容背后有多少辛酸的往事。

在夜总会上班的小姐都会为自己起一个很好听的花名,不为别的,只是想短暂的忘记过往,哪怕一分钟也好,月蝉也不例外,在这里久了,月蝉早已把最初时的名字忘记,这样也好她从不愿清醒的时候回忆过去。

那段过往是可怕的,月蝉的初恋被继父无情的打跑,继父又趁母亲不在家的时候强奸了月蝉,后来又被哥哥作为赌资把她卖给了一个又老又丑陋的瘸子做老婆,在成亲的头一天,月蝉偷跑出让她恐怖的地方,连翻几座山终于在国道上拦截了一辆跑长途的大货车去了南方。

这一连串的打击再加上深圳是个高消费的地方,灯红酒绿下月蝉破罐破摔,在一家高级夜总会做了做台小姐,从失去初恋后的月蝉再也不提及感情,爱情对月蝉来说是奢侈品,这也让月蝉越发冷漠,可她的内心却是火热的,十分渴望有个人来爱她,可以靠在那宽厚的肩膀上取暖。

那一晚,月蝉被一桌客人点名去服务,在包间里月蝉遇到了梁磊,在吵闹的包间里,只有他闷闷的在喝酒,月蝉静静的坐在梁磊身边,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烟的味道,也有些《花样年华》里周慕云的影子,很温暖又有些冰冷。

梁磊被朋友一杯接一杯的劝酒,月蝉有些看不过去,她从梁磊的手中接过杯子,替梁磊喝下那一杯又一杯酒,可今晚这酒越喝越让月蝉清醒,曲终人散后,月蝉把微醉的梁磊带回了家中。

月蝉把梁磊扶到穿上,出厨房里端出一碗醋,听说这样可以解救,月蝉用勺子把醋放进梁磊口中,睡梦中的梁磊皱了皱眉,轻轻推开了月蝉手中的碗,转身睡去。

凌晨四点钟,梁磊口渴起身找水喝,头疼的让他直晕,他轻轻的锤锤头,这才发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他来到客厅里看到月蝉像小猫一样蜷在沙发里睡着了,电视里闪着雪花,梁磊透过月光才记起这是夜总会那个叫月蝉的女孩,素颜下的她十分清秀,比在夜总会里多了一份纯真。

梁磊随手把电视关掉,从房间里找了个毯子给月蝉盖上,却惊醒了月蝉:“你没事了吗”

梁磊揉揉还有些疼的头:“没事了,打扰了,我该回去了”

梁磊开门时听到月蝉在他身后说 “那里不适合你去”梁磊的手在门把手上停留了2、3秒后“嗯”了一声离开了。

转天晚上,梁磊又被月蝉带了回来,两人什么都没发生,梁磊躺在月蝉的腿上,月蝉就这样静静的听着梁磊诉说的一切,直到他说着说着睡着了,夜是那么的静,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洒满了房间。

月蝉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梁磊了,是她自己告诉梁磊他不适合去夜总会那种地方,可她又思念起梁磊来,每晚在回家的路上月蝉都在想梁磊会不会出现在家门口,直到月蝉躺在床上才接受梁磊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的事实,这个想法一直缠绕着她,失眠到天明。

一个月后,梁磊出现在月蝉的家门前,月蝉以为自己是失眠产生的幻觉,月蝉冷冷的把梁磊让进了房间,其实月蝉的心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进房间后梁磊从月蝉身后一把抱住了她,梁磊整晚都在要月蝉,可嘴里却喊着小梅的名字,这对月蝉来说是个痛苦的过程,她要装作不在乎,可她的心在流泪,在流血。

梁磊经历了一场苦恋,他刚刚送走他深爱的小梅,当他站在机场大厅玻璃窗前看到飞机起飞时他才大声的哭出来,五年来他始终在争取小梅父母对他的认可,他努力的工作,拼命的挣钱,可小梅的家中始终不接受他,小梅哭着把家里让她去加拿大的消息告诉梁磊,梁磊把小梅紧紧的搂在怀里痛哭,爱她就放她走吧,一个声音从梁磊心中响起。

躺在梁磊的怀中是这样的温暖,温暖的让月蝉不愿醒来,她悄无声息的爱上了梁磊,她不敢谈爱,她有何资本去爱,她只能默默把爱放在心里。

梁磊胃溃疡住进了医院,月蝉每天白天在医院照顾梁磊,晚上还要到夜总会上班,再加上失眠,弄的月蝉身心疲惫,可爱一个人不会计较这么多,月蝉听说用莲子煮粥会对肠胃有好处,她特意给他回去煮粥。

早上月蝉起来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她想也许是受凉了,吃点药就好了,也没多想,提着粥就去了医院,月蝉还是第一次下厨做饭也不知道味道如何,梁磊把整碗粥喝完后夸奖月蝉的粥好喝,月蝉的心里开心及了。

接下来的几天月蝉索性给夜总会请了长假全心照顾梁磊,可她的感冒越来越严重,也越发疲惫,也见不得阳光,好在梁磊住在医院里的单间,可以把窗帘拉上,可一到晚上特别精神。

梁磊在月蝉的精心照顾下身体慢慢恢复了,终于可以出院了,让两人都好开心,月蝉让梁磊先回家,她要去夜总会销假,过几天她也可以上班了。

当梁磊回到月蝉的住处,却发现床上躺着月蝉,身体已经冰凉,他突然明白这些日子月蝉的不对劲,原来月蝉已经.......

当他在回头时,看到月蝉呆呆的站在他身后:“原来我已经死了,我那晚煮粥睡着了,忘记了关煤气,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感冒”

梁磊抱着月蝉哭:“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

月蝉抚摸着梁磊的头发:“傻瓜,是我自己不好,不关你的事,我好累,好想睡去,我始终有句话想告诉你........”

还没等月蝉说完话,她的身体就轻轻地飘到她尸体旁,月蝉用最后的力气跟梁磊挥挥手,消失了,月蝉至始至终都没和梁磊说出“我爱你”那三个字,带着遗憾离开了。

世上最咫尺的遥远是我在你身边爱着你,你却始终不知道。

名姓看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梦难圆
名姓看(mingxingkan.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名姓看 mingxingka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05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