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杀人不偿命
更新时间:2023-01-31 02:46:21

我要报仇

杀人不偿命

“一定要教训‘铁头’!死也要!”我狠狠地对自己说。

铁头是芙蓉街的“黑老大”,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芙蓉街的老老少少没有不怵他的。如果不是他欺负我姐姐,我万万不敢打教训他的主意。

姐姐叫大梅,是芙蓉模具厂工艺车间的女工,美丽温顺。爱她的男人无数,但姐姐都拒绝了。她说,我爹妈去得早,我要等弟弟考上大学后才考虑个人问题。

一天,铁头闯到模具厂,拦住我姐姐,嬉皮笑脸地要姐姐给他做压寨夫人。姐姐红着脸躲避着,铁头一把搂住她乱摸。要不是芙蓉街派出所的所长周全恰巧经过那里,姐姐不定被铁头怎么糟蹋呢。周全捏着电警棍要电铁头,铁头说:“我看见大梅身上有脏东西,帮她摘下来不行吗?大梅你说是不是?”

姐姐胆怯地看着铁头杀气腾腾的目光,违心地点了点头。周全只得把电棒收回去,警告了铁头一番了事。

姐姐对我隐瞒了被侮辱的事情,她担心我知道后会去找铁头报仇。那时我刚满十六岁,身子骨还没有完全饱满起来,去找黑铁塔般的铁头的麻烦,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但我还是知道了这事,我没有多想,心里就一个念头:报仇!

我仔细分析了即将到来的那场战斗的风险,制定了详细的战略。主要精神是:麻痹敌人,诱敌深入,各个击破。

为此,我准备了一套武器:一条铜头皮带,一根手腕粗的木棍,一袋辣椒水,一把三棱匕首。

不巧的是,姐姐看见了木棍皮带和辣椒水,她知道我想干什么,哭着劝我说:“弟弟,千万不要去干傻事,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你以为有这些东西就可以打得过他?不可能!他手里的武器比你的多得多。”

我鼻子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匕首说:“姐,那这个管用吗?”

姐姐大惊:抢过匕首:“你想找死啊?这东西不比皮带木棍,是凶器。用木棍皮带那是打架,用这玩意儿就是杀人!”

我说:“姐,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不想杀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用那玩意儿的。”

“那也不行!”姐姐大声说着,把匕首揣在怀里,回屋了。

孤军奋战

我不想和姐姐多说什么,姐姐的仇不报,我对不起她,也算不上男人了。我默不作声地做着准备工作,急迫地等待教训铁头那一刻的到来。

战场选择在街南头的一条小路上。在小路开头的地方,我把木棍藏在草丛里;小路中段的大树根下,藏着铜头皮带;小路的末端,藏着我特制的一袋辣椒水。

最重要的武器当然是匕首,我得把它偷出来。我知道姐姐通常将重要的东西锁在她的那只木箱里。我到街上偷偷地配了把钥匙回来,打开木箱。没错,匕首在木箱里。这时,姐姐的脚步声响起,我急忙把匕首揣在怀里,快速地把木箱锁上,溜了出来。

铁头不打架不闹事的时候,一般在街西头的台球室打台球,我直奔“王老二台球大世界”。不错,铁头正眯着眼,聚精会神地用台球棍捣球呢,周围有几个马仔在叫好。

我好像散步一样经过铁头身边,谁也没有料到一个赢弱的少年是来报仇的。

走到铁头身边时,我挥拳砸在铁头的眼眶上。为了保证战斗效果,我右手中指上戴了一个铁箍。

铁头捂着眼哇哇大叫。小弟们反应过来,扑过来,我拔腿就跑。

我脚下生风,听到后面的追杀声,我扭头往后看,四五个人杀将过来。

我一口气跑出街南头,刚上了小路,我一头栽倒在地上,直挺挺地趴在那里不动,悄悄地抽出藏在路边草丛中的木棍。

小瘸子骂骂咧咧追了上来:“你他妈的就是孙猴子,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祖的手心!”

说话间,小瘸子跑到我身边,探身擒我。我暴起,木棍砸向小瘸子的脑袋,小瘸子没有防备,“砰”的一声闷响后,他捂着脑袋,鬼哭狼嚎地倒下了。

我将木棍扔出去,撒腿又往前跑。铁头率人到了小瘸子身边,气得哇哇大叫,他命令一个马仔照顾小瘸子,带上另外两个人接着追我。

当我跑到小路中段时,又故意买了个破绽,栽倒在大树底下。倒下的同时,我已经把铜头皮带拽了出来。

这次送上门来的是“大歪”,大歪一个饿虎扑食压过来,可没等他压下来,铜头皮带已经甩在他的面颊上,大歪倒在地上,撕心裂肺地打着滚。我站起来,拎着皮带,撒腿再跑。

铁头的怒火被我撩拨得能烧着自己。这些年来,在打架这件事上,他一向是战无不胜,哪吃过这样的亏?

一路狂奔,我不时地回头看。此时只剩下铁头一个人追杀过来,他手里也拎着一条皮带,杀气腾腾。

老实说,这个时候我有点怕了。铁头是个亡命徒,手里有家伙,真刀真枪地和他对着干,我不是他的对手。我心里直骂,为什么之前中埋伏的不是铁头。好在小路末端还埋伏着辣椒水,这让我心里稍稍有些底气。

生死一线

跑到小路末端,我故伎重演,故意摔倒在地上,与此同时,我把辣椒水偷出来,并解开封口,等待铁头扑上来。

但我低估了铁头打架的经验。因为之前中了两次埋伏,铁头已经提高了警惕,他并没有扑上来,而是拎着铁头牛皮带,慢慢地接近着我,而且,他已经发现了我手里的那袋辣椒水。铁头并不急于进攻,他找到了一块砖头,左手拎皮带,右手操板砖,小心翼翼地逼近我。

铁头越逼越近,我能听见他杀气腾腾的喘气声。我当下大乱,手一挥,将那袋辣椒水扔过去,铁头灵活地一跳,躲了过去,辣椒水泼在地上。

现在,只能和铁头在同等条件下单挑了,我没底气!

这时,远处跑过来一群人,好像是来看热闹的。

但铁头不允许我有喘息的机会,他把牛皮带甩过来,打在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疼。我下意识中也挥舞着皮带。我们俩就那么对抽着,但很快铁头就占了上风,我手中的皮带被铁头缴获了。

面对手无寸铁的我,铁头放开了手脚,拳头砸得我满眼金星乱飞。忽然,我想到了身上的三棱匕首,我抽手拽出明晃晃的三棱匕首,捅向铁头。

铁头惊恐地睁大眼睛,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啪”的一声响,匕首扎进铁头的肚子里,因为扎得太猛,匕首居然断成两截,鲜血染红了铁头的白衬衣……

“杀人啦!救命啊!”铁头叫完这声,就倒了下去。

这时,周全一马当先跑了过来,看我杀了人,电警棍捣了过来。我“扑通”一声倒下,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来时,发现被关在派出所的审讯室里,周全对我说:“小子,你等着坐牢吧。”说完,走了。

当天晚上,姐姐带来的消息,让我几近疯狂和绝望——铁头不治而亡!

又过了一天,姐姐含着泪对我说,因为政府正在“严打”,我被从重从快判处死刑!

我号啕大哭:“姐姐,我还不满十八岁,怎么会判死刑?我不想死。我还没读大学,还没谈恋爱。我发誓过一定要好好照顾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不能死!姐姐,你去告诉警察,我是过失杀人啊!”

周全闻声走过来,对我道:“小子,你现在不想死了?”

我一听话中有话,连忙道:“周全哥,我不想死!只要政府宽大处理我,我一定好好做人。”

周全笑了,姐姐也笑了。

“小子,你死不了。谢谢你姐姐吧!”

周全讲了事情的经过。

姐姐知道我要找铁头报仇,她清楚我的脾气,劝是没用的。姐姐把匕首没收去后,也知道我会想办法把匕首偷走。于是,姐姐连夜赶做了一把匕首的工艺品,外形上和真匕首一模一样。姐姐预判到我将和铁头动刀子,就在匕首里面装了红色的染料,目的就是吓唬吓唬我和铁头。我把“匕首”插向铁头的肚子时,匕首断了,红色染料流了出来。铁头当时也是被我打昏了头,看见匕首插过来,又看见鲜血淋漓,以为自己“中弹”,竟然被吓昏了过去。我被周全电晕过去后,姐姐也赶来了,她决定搭台唱戏,好好教训我一番,就和周全商量,关我几天。他们不断地恐吓我,让我明白生命的珍贵,知道冲动是魔鬼……

名姓看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水落石出
名姓看(mingxingkan.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名姓看 mingxingka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05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