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掌灯客
更新时间:2023-01-31 17:51:51

我到李庄的时候,天还没黑。

掌灯客

正在吃饭的人家,一张方桌,几个马扎,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尚未开饭的人家,也升起了袅袅炊烟,

没有城内的喧嚣,这一切为宁静的村庄添加了一丝祥和的气息。

然而,此到李庄,却并非是为了这情这景,而是为了听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掌灯客的故事。

掌灯客,客灯之掌者。客之来者,灯辉;客之去者,灯噩。这句从古书上意外看到的活让我对掌灯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几经探询,终于在李庄得知了一丝线索。

老者的家甚是隐蔽,事实上,如果天未黑,我可能找不到这样一个地方。

当夜色将这个古朴的村庄吞噬,当这个没有被先进科技侵夺的村庄真正地沉寂下去,一处四散着微黄烛光的小屋也就分外耀眼了。

寻光而去,简陋的茅屋,遍布油灯,燃烧,灯光摇曳。

案几已是陈旧,一老者在竹席上盘坐,眼微闭。

仙身可知掌灯客?

老者眼微睁,虚让了一下:客家稍坐。身却未大动,又是不言。

仙身可知掌灯客?我又追问了一句。

这次老者却是睁开了眼睛:这灯,我却是知道,这掌灯客一名,却再无了。

那这灯

老者却未直接答话,反是问了我一句:客家可知灵灯?

倒是知道一点儿。想了想,我整理了下之前所了解的,传闻人生来身上带有阳火,火在,则百鬼不侵。阳火随成长而逐步变化,幼时最弱,老时最残,而正值壮年,则阳火最盛。阳火盛极了,便会凝之为灯,这灯,便又叫作灵灯。在一些传说中,每个人有两盏灵灯,左右肩各一盏,行夜路时,若左右遥顾,灯便会熄灭,便会遭受阴气侵袭

老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打断了我的话。

客家所说大体正确,然而,客家可知,这灵灯共有三盏?

三盏?

灵灯应阳火而生,对人之三魂,一名善,居人之左;一名恶,居人之右;最后一灯,名平常,通常悬于额上。然而,若有意外,人便会丢了魂魄,丢了魂魄便是飘走了灵灯。而人若是丢了灵灯,轻则浑浑噩噩,重则丧命。掌灯客,便是要寻回这飘散的灯,并且掌管,若是灯耀,则人生;若是灯灭,则人亡。

老者顿了顿,又看了眼满屋灯光,继续说道:李庄曾有一个灵者,说是灵者,不过是会些许异事,倒是和你有些相像。老者玩笑了一句,又说下去,灵者是这一片地区的掌灯客,其实,一个地区,掌灯客并非只有一人,但掌灯客之间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能相见。而这个灵者,不但破坏了这个规矩,而且还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不能相见?

对,不能。老者的眼中有些迷茫,却又很快清醒了过来,据说,掌灯客掌灯,本身就是一种违反天道的事,逆天而行,怎么可能有好结果?不过,天怜掌灯客之苦,倒是并无其他惩罚,反而多了长寿的好处,但却一不能相见。

这是个不成文的规定,没有哪个掌灯客相互见过面,掌灯客也只是会些异事的普通人,不可能去违反些忌讳,这不成文的规矩,也就继续不成文了下去。但,凡事都有例外,就比如这个灵者。

那个灵者见了其他掌灯客?

老者却未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叙述起了另一个故事:其实,掌灯客还有一个禁忌,掌灯者,不能把灯让常人看到。那灯,普通人是接触不了的。说掌灯客是普通人,其实也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灯是人之魄,一点儿的失常便是关乎性命的事情。寻常人接触到了,几盏灵灯便会相互影响。至于到底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刻意研究过。但有些事,却真实地发生了。

老者平淡地叙述着,除了微动的嘴唇和喉结,再无活动的地方。房间里遍布寂寥的恐怖,除了老者的叙述声,甚至连呼吸都没有。

我不自然地环视了一下,灯光摇曳,相互之间,似乎有着什么。

发生了。老者又重复了一遍,眼里有些茫然。

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老者眼里的茫然突然变成了一种恐惧,甚至连声音都颤栗了起来。封闭的房间突然刮过一阵微风,灯光忽灭又突然亮起,微弱地摇曳着。

整个李庄的人,灵火都乱了。知道吗?整个李庄的人啊!

老者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混乱的话语,与之前所述似乎有些不同,继而,老者又茫然地沉默了。

我简单地整理了一下思绪,老者的大概意思应该是:某位掌灯客,意外让普通人看到了灵灯,继而引发了极大的混乱。

可是,混乱是什么呢?

行尸走肉。老者说了这四个字,整个人忽然变了一种状态,一种莫名的威严散发在外。

整个村庄的人,灵灯都乱了,你能想象到那种场景吗?灵灯不断地交换,甚至飞走整个村庄都乱了,有的人性格突变,有的人浑浑噩噩还有人,发了疯,学狗、学猫,学总之,整个李庄都废掉了。

废掉?那

我追问了一句,老者却转头瞪了我一眼,犀利的目光,和之前判若两人,但老者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废掉了。懂吗?整个李庄没有一个正常的人。这样的李庄,还不叫废吗?

废了老者锐利的目光却突然又迷茫了起来,继而又转变了语气,说起李庄废掉的原因,还记得之前说过的灵者吗?

我有些发愣,不太适应老者的转变,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你是说,那个犯了禁忌的灵者?就是与其他掌灯客相见的灵者?

对,就是他。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犯了禁忌?相见,不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吗?

经由老者这么一提及,我忽然反应过来,相见,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人犯禁忌?

可是如果另一个人死了呢?

死了?

嗯,另一个掌灯客,死了被那个灵者害死了老者缓缓地说着,摇曳的灯光似乎又暗了些。

其实,他没告诉你吧

他?我刚要发问,老者却又继续了下去:其实,让普通人看到灵灯的那个掌灯客,也是那位灵者

最初的最初,灵者也只是好意,背负在掌灯客身上的宿命,太久了,也太沉重了。其实,他只是想做回一个普通人罢了,正是年轻,谁没有一点儿冲劲?大概灵者也是这样,总之,他用各种方式去尝试,比如让普通人结果,也就是那个样子了。

灵灯的混乱引起了其他掌灯客的注意,于是,也就那样了。老者又突然苦笑,这是宿命,掌灯客的宿命,遇灯则现,相见了,也就

那怎么说,灵者害死了另一个掌灯客?

屋内的灯忽然灭了,一声鸡鸣,屋外隐约有了曙光。老者的声音又变得严酷,只是再也看不清老者的表情。

我给你讲另外一个故事吧,当年的灵者确实是想要摆脱那种宿命,可是,在违反了不能让普通人看到灵灯的禁忌后,他畏瞑了,也退缩了。当他看到闻讯而来的其他掌灯客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害怕,于是他犯了一个比之前更严重的错误。他没有去补救之前的行为,而是杀了另一个掌灯客。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掌灯客彼此之间虽然不能相见,却是生生相息,于是,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共享了生命,变成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最后的最后,甚至他们,只能在夜间出现了。

可笑啊可笑你现在还在想这些吗?老者的声音又起了变化,年轻人,你不觉得,其实你和当年的灵者很像吗有些东西,不要去触碰

喔喔喔

鸡再鸣,头脑忽然有些发晕,只是老者的话语再也听不清楚,再睁眼时,已是黎明,脑海中最后的印象,只是老者重重的叹息声。

空旷的土地,杂乱的土石,一切似乎都从未存在过。

老者的话让我沉思,不过,人在年轻时,有梦想,就该去拼搏,不是吗?

至于他们知道的我的秘密大概是吧。

李庄的清晨有着异样的宁静,纵然有炊烟袅袅,但这里,依旧能够远离城市的喧嚣。

突然又想起了来李庄之前听说的个故事:

在李庄,夜里总会有人给路人引路,只是灯,却没人看得到。故意抑或其他,这是不是又是另外一种救赎呢?

只是那夜间充满微黄灯光的小屋,似乎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了。

名姓看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名姓看(mingxingkan.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名姓看 mingxingka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052号-6